• 首頁 > 互動 > 在線訪談

    【重點產業鏈高質量發展調研行】現代醫藥:依圈強鏈 藥通天下

    2023-07-12 來源: 山西省人民政府辦公室
    【字體:

    湖北·武漢 光谷科技會展中心

    第十屆中國中藥材共建共享聯盟大會

    最酷的裝備、最新的理念。

    張伯禮(中國工程院院士):整一個中藥材的專業發展群,我們叫“航母艦群”。

    從行業泰斗到學界大咖,從政府官員到企業代表,山西現代醫藥產業鏈鏈主振東制藥,一聲召喚,第十屆中國中藥材共建共享聯盟大會在武漢上演。

    張伯禮(中國工程院院士):無公害、無硫加工、無黃曲霉素、全程質量可溯源,就是“三無一全”,這是合格中藥材的標準,中藥材的抽檢合格率也在逐年上升,從64%提到98%,這是一個重大的進步。

    “三無一全”標準的制定,在中醫藥領域算是天大的事兒,也是這次大會最重要的事兒。

    俗話說“藥材好,藥才好”。促進道地藥材基地從小而散到規?;?、組織化、集優化的重大轉變,是身處長治、以中藥材起家的振東制藥一直努力的事。為了擴大品牌影響力,了解行業發展動態、掌握最新發展理念、最新研究成果,十年前,振東制藥聯合政企學研各大機構,共同發起成立了“中國中藥材共建共享聯盟大會”。

    李安平(振東制藥 董事長): 第一次會開到了云南白藥,那會兒參加了200多人,第三次就開到了長治,長治的酒店都住不下了。這10年的聯盟大會制定了好多標準,我們生產的GMP標準、GSP標準,種植的GAP標準。這么多年走過來,所有的企業都受益。

    鳥瞰現代醫藥產業鏈

    現代醫藥產業是國家重點培育發展的戰略性新興產業之一,一條完整的現代醫藥產業鏈,包括上游的原材料、醫藥中間體、原料藥,中游的制藥設備、醫藥研發、醫藥制造,下游的醫藥經銷商、醫藥倉儲物流、醫院、藥店、支付體系等。從產品看,除了我們熟悉的中藥、化藥、生物藥外,還涉及到醫療服務、醫藥商業甚至是醫藥器械等多領域。

    山西在現代醫藥上的雄心,是通過打造三大產業集群,也就是上游制藥原料產業集群、中游醫藥研發集群和下游醫藥制造集群,形成一個500億級的產業鏈。并為此確定了國藥威奇達、振東制藥、亞寶藥業3個鏈主企業、7個鏈核企業、115個鏈上企業。

    【訪談】

    李院長,我們的優勢在哪里?

    李安平:其實我們山西制藥的這個基礎非常好,原來我們的太原藥業和華北藥業、山東新華、東北藥業并稱中國的四大家族。比如說廣譽遠有兩個品種,一個是龜齡集,一個定坤丹,是中國最早的六大保密配方。山西已經查明的中藥材1788種,我們的道地藥材39種。那么在其他省份呢?超過10種道地藥材的我至今還沒有發現。

    現代醫藥產業比較特殊,龍頭企業的帶動作用尤為重要,比如,片仔癀撐起了大半個廣東,云南白藥撐起了云南省的醫藥產業?振東作為全產業鏈的醫藥企業,同時也是鏈主企業,要帶領我省的產業從270億沖到500億,我們的發力點在哪里?

    李安平:我覺得應該是打造幾個矩陣,兒科的打造一個,婦科的打造一個矩陣等。還要把產業細分,化藥就是化藥,中藥就是中藥。第三,原料藥。全國發展就是我們的強項,所以說我們把原料藥作為戰略。這樣只要是細化、專業化,我們作為鏈主企業,應該把這鏈核企業好好的梳理梳理,把它的骨干和它的專業性,把它全部弄清楚,整合在一塊兒,共同出海,我覺得這個成功率是很高的。

    泰盛制藥:創建屬于未來的原料藥基地

    說起“原料”這個詞,大家都不陌生,但是“原料藥”呢?從與讓橘子發霉同種的青霉菌中,我們提取出世界上最偉大的抗生素——青霉素,它能夠殺死細菌而不傷害人體,人類的平均壽命因此提高了不止10歲。但是我們總不能讓一足球場面積的橘子發霉,專門去刮霉菌吧?于是生產原料藥的工廠應運而生。說白了,原料藥就是實驗室研發后工廠長出的藥,是一切化學藥品的基礎。

    山西·大同 經濟技術開發區

    山西振東泰盛制藥有限公司

    荊文蓮:我現在就在山西最大的原料藥制藥公司之一,山西振東泰盛制藥的現場,在這里,我們可以找到制備原料藥的秘密。

    荊文蓮:任主任,我們這個原料藥到底長什么樣子?

    任建軍(振東集團原料藥車間主任):像咱們面前擺的這些,這個就是原料藥,一般市面上咱們見到的就是一個白色或者類白色一個結晶或者粉末,其他的這些,像這些顆粒、粉針、制劑,就是咱們拿原料藥做出來的。主要用來做下游制劑產品,原料藥的質量穩定性、質量的好壞,直接影響了下游制劑產品質量穩定跟好壞。

    荊文蓮:您就帶我們去參觀一下制藥流程吧。

    任建軍:可以,這邊走。

    荊文蓮:穿上防靜電服,我們就可以參觀車間了

    任建軍:原料藥的生產涉及到核心的化學反應,每一個操作里又有核心的操作關鍵點,有可能溫度稍微高一度兩度,會造成產品中雜質含量升高,另外如不同的結晶工藝、不同的攪拌速度,都會造成產品晶形的差異。

    荊文蓮:人類制造和使用藥物的歷史久遠,但大規模的流水線制藥不過二百多年。原料藥雖好,污染問題卻世界矚目,怎么去解決這個問題?

    【特寫】

    這是一條普通的金魚?

    這是一個普通的魚池

    但這 卻不是一池普通的水

    荊文蓮:咱們的水有什么特別之處?

    李文如(泰盛制藥污水處理廠 負責人) :我們污水采用了“預處理+水解酸化+二級耗氧”的處理工藝,處理以后的水的指標遠遠低于制藥工業水污染物排放標準要求的。

    李文如:我們的工廠現在屬于綠色工廠。比如說污水處理的COD,國家的標準是每升400毫克,現在我們處理下來是每升100毫克。

    任建軍:我們現在落地的原料藥批文有28個,綜合年產能100多噸,泰盛作為集團的下游企業,要全力打造原料藥生產基地,為自己集團產品的自給自足提供保障。

    抓住環保壓力下長三角、珠三角原料藥廠北移的歷史契機,結合大同氣候、地理優勢,山西扶持像國藥威奇達、仟源制藥等大大小小的綠色原料藥生產企業,發展原料制劑協作配套生產,帶動鏈上中小企業做大做強。

    如今的山西現代醫藥產業鏈,上游原料生產保障有力,克拉維酸鉀、頭孢類、青霉素等五類原料藥的產能產量穩居全國前列,出口到印度、韓國、埃及、巴西、西班牙等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,其中部分技術更是達到了國內先進水平。

    【訪談】

    李院長,我就想不通了,原料藥很重要,我們山西的原料藥生產在全國都名列前茅,我們醫藥企業數也處于全國的平均水平,為什么我們的產值,還那么低?

    李安平:最重要的還是想辦法做成一個品牌,產品因為有了品牌,你的價格就高。我覺得我們山西的企業科技創新的動力不足,科研投入的經費必須超過銷售收入的3%。像我們這些大的企業,可能6%、10%都有。美國的制藥企業發展快,你像恒瑞、阿斯利康,這種大企業科研投入都是營銷收入的16%以上。

    我們現在知道問題出在哪兒了,怎么破解它們?

    李安平:創新第一就是產品的創新。不是我們非開發一個一類新藥,那個難度太大,時間太長,我們也等不了。所以完成可以做深度研究二次開發。這就是創新。

    中—澳科研:用西方思路解決東方難題

    澳洲·阿德萊德大學

    陽光、沙灘、健碩的沖浪型男,歌劇院、考拉、一拳就能將你撂倒的袋鼠,這里是澳洲。這是位于澳洲的阿德萊德大學,在這個培養了5位諾貝爾獎得主的高校,在這座燈火通明的研究室里(字幕:澳—中分子中醫藥學研究中心),一場借助現代科學的語言解釋中藥的作用機制的探究悄然進行著,來自山西長治的小伙兒申漢元已經在這里駐扎了8年。

    荊文蓮(山西臺記者):嗨,漢元,你現在在研究什么課題?

    申漢元(山西長治人 澳大利亞阿德萊德大學研究員):我現在主要研究的是振東復方苦參注射液,它抗癌抑癌作用機制方面的研究工作。

    中藥,成分復雜,每種成分的治療效果很難像西藥那樣靶向明確,所以在中藥研究者眼里,每種中藥就像一個“黑箱”。

    申漢元:我們現在主要想通過一些其他的方式,打開中藥的“黑箱”,來解釋中藥的這個作用機制這方面的研究。

    西藥的研發,多從基因和蛋白的分子層面入手,申漢元所在的團隊創造性地用這種研究方式,去挖掘中藥的藥理作用。他們的研究成果刊登在scientific reports等期刊上,有力叩響了西方世界的中藥大門。

    申漢元:如果我們只是關上門來自己進行一些閉門造車的研究,可能(國外)接受度不會那么高。

    在阿德萊德大學的實驗室里,像申漢元這樣的山西學子還有很多,他們可以在實驗室操一口家鄉話。他們現在專攻改變針劑為粉劑、片劑等,讓患者不必非得去醫院,在家里也可以接受同等治療。

    在新藥創新研發領域,有個“三‘十’定律”,即“十萬個化合物,十億美金,十年時間”。圍繞產業鏈,部署創新鏈。為了開發出更多的創新藥,振東制藥在全球各地建了6個國家級研發平臺和18個省級研發平臺,擁有513項發明專利、商標證書和知識產權,共432個品種。而另一家鏈主企業亞寶藥業則擁有700多項發明專利、商標證書和知識產權。

    在山西,現代醫藥產業鏈下游還匯聚著一個龐大的產業集群,包括物流、包裝等企業,僅包裝這一項就占到產業鏈總產值的十分之一。因此,做強下游的配套企業無疑成為壯大產業鏈的重要一環。

    藥盒印刷:配套企業“卡位”入鏈

    藥盒自述:我,是一個紙板,本來我很有可能成為一本名著的扉頁,或者一個可愛的紙杯,但現在,我成了一個藥盒!

    劉文青(基因印刷):我們之前是做書本印刷的,但是2019年的時候我發現,山西藥企很多,但是給藥企配套的藥品包裝廠卻很少,我想這是一個機會,于是我們就在現有基礎上增加了藥包紙盒生產線!

    藥盒自述:別看我只是一個小小的藥盒,其實我出身嚴格,要使用經過環評認證的油墨,經過這臺大大的來自德國的國內少有、山西唯一的海德堡機器的印刷,還得順利通過全自動品鑒機的嚴格篩查,才可能躋身在你能看到的藥房、醫院和你家隨手拉開的抽屜里。

    劉文青:藥企有一個GMP認證,就是國家藥監局規定每家藥企都必須有多位供應商,以確保任何一家出問題的時候不會導致藥品整體的斷供,我們成功成為了振東集團的藥盒供應商,也是山西唯一一家。

    藥盒自述:我是多變的,我可以是這樣!也可以是這、這、這樣!我會根據肚子里要裝的藥品的規格和需求自動轉化我的體型。如果沒有我,藥品的衛生首先將得不到保障,藥品也無法從藥廠運往市場,就算裹著鋁箔紙的片劑、紅黃兩色的膠囊被你們拿在手里,你們也認不出是什么藥。

    劉文青:我們現在承接著振東藥業150余種藥盒包裝的生產,從250g到350g都有,目前我們兩條生產線每天最少可以生產80萬個藥盒供應振東。我們現在也升級了設備和技術,目前可以供應10家不同藥企,藥包年產值達到3000多萬,在山西宣布現代醫藥產業鏈之后,作為鏈上企業,我們有信心在3年內翻一番。

    一條完整的產業鏈,需要“鏈主”老大哥把蛋糕做大做強,更需要配套兄弟企業融入鏈上的各個環節,“卡位”入鏈,填補空白。

    李安平:大企業做的是大鏈,小企業做的是小鏈,我們如何給山西的企業做好示范,讓山西的企業也想方設法來補鏈、延鏈、強鏈。所有的企業都來做,專注哪一塊,就把這一段的鏈做精做強就可以了。

    中國已成為僅次于美國的全球第二大藥品消費市場,預計我國醫藥市場規模將以14%-17%的速度快速增長,到2025年,產業規模將超過5.3萬億元。

    輸入產業發展的關鍵詞(現代醫藥 醫藥市場 制藥基礎 研發投入 醫藥流通),(1、預計到2025年,全省現代醫藥產業實現產值500億元;2、預計到2025年,中國醫藥市場規模將超過5.3萬億元。)我們看到了一幅依圈強鏈、藥通天下的現代醫藥產業未來圖景。(來源:山西省人民政府官網在線訪談欄目)


   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面

      

    網站地圖 聯系我們

    主辦單位:山西省臨汾市人民政府辦公室 ? 版權所有 

    承辦單位:臨汾市政府信息化中心  

    晉ICP備05003731號  網站標識碼:1410000039

    涉密文件嚴禁上網

    臨汾市人民政府門戶網站提示:使用大于1366*768分辨率/IE10.0或以上瀏覽器可以獲得最佳瀏覽效果!

    晉公網安備 14100002000001號

    適老化無障礙服務認證標識


    日本高清视频在线www色_亚洲成a人无码_中国亚洲呦女专区_日本永久免费A∨在线视频